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indenartwork.com/,瓦伦西亚瓦伦西亚

圣家族大教堂(La Sagrada Família),又译作“神圣家族教堂”、简称为“圣家堂”,堪称上帝的建筑。身为天主教教堂的它,是二十世纪世界上最重要的建筑之一,也是唯一的一座未竣工就被评为世界文化遗产的建筑。

1881年圣家堂由建筑师弗朗西科·德比里亚设计并开始主持建造,但开工不久建筑师与崇敬会意见不和撒手不干了,古埃尔公爵便建议请年轻的高迪接手主持圣家堂的设计和建造。

高迪自1883年开始主持该工程以来,直至他1926年去世,都专心致志于这一教堂的建筑。这是他一生中最主要的最伟大的作品,也是他心血的结晶、荣誉的象征,更成为了巴塞罗那永久的荣耀。

1882年,高迪接受圣家堂的设计。圣家堂是高迪生命的后43年的作品,也是高迪生命中的最后12年心无旁骛、倾注所有心力工作的地方。

1914年,52岁的高迪谢绝其他邀约,搬进圣家堂工地,完全专注于大教堂的建造。他把每一份经历,都倾注于圣家堂。他曾经说,他并不急着完成圣家堂,因为他的”老板“并不急。他的老板指的是上帝。

高迪曾经说:“直线属于人类,而曲线归于上帝。”圣家族大教堂的设计完全没有直线和平面,而是以螺旋、锥形、双曲线、抛物线各种变化组合成充满韵律动感。

看到圣家堂内景之前,我曾一度困惑,那么迷恋色彩的高迪为什么在建造圣家堂的时候隐去了斑斓的色彩,而采用毫无色彩可言的灰暗的石头。

当一缕缕清晨的阳光透过彩色玻璃窗洒向教堂里划出一道道七色彩虹的时候,我终于明白,高迪将色彩留给了上帝,让天堂的光芒为这片神明的森林涂抹上流动的色彩。

阳光透过彩绘玻璃窗,瓦伦西亚赤橙黄绿青蓝紫的七彩光束仿佛精灵一般旋着舞步,穹顶处,慢慢生出了一朵巨大的向日葵,阳光透过它的笑脸,缓缓地将温暖撒在人间。

高迪相信人类可以通过基督得到救赎,而这座教堂则是这条长路的尽头。它是高迪为穷人写成的一本《圣经》,告知着新耶路撒冷的到来。

圣家堂的三个立面被高迪分别赋予了“诞生”,“受难”,“荣耀”三大不同主题。教堂的东门是讲述耶稣基督诞生的故事,西门则描绘基督在耶路撒冷受难的苦路过程,南门彰显上帝的荣耀。高迪在世时只完成了诞生门的建造,受难门是80年代末完成,而荣耀门还在建设中。

诞生门是圣家堂的艺术巅峰,大部分是在高迪的亲自监督下完成的。高迪将《圣经》中耶稣基督诞生的故事以栩栩如生的雕塑完美地展现在诞生门上。据说高迪为了要求雕像的姿势、律动都和真人一模一样,还拿人骨做研究;雕像的脸孔也不是凭空想像,而是由街上找来模特儿,再依照片去制模。

这就是高迪,右图是已知高迪生前最后一张照片(1924年在游行队伍中),苏比拉克以此为模型,制作了的一位见证耶稣死亡的圣徒塑像,予以向他对圣家堂的贡献致敬。

犹大出卖耶稣时亲吻的雕像,脚下有意寓犹大的毒蛇,耶稣身后的数字框中无论上下所有还是对角线岁之数,独具匠心的设计比比皆是。

许多著名的大教堂都修建两三百年以上才能完工,著名的科隆大教堂前后修建时间更是超过600年。圣家堂才建了132年。

既然活着,那就总有完工的一天,我甚至可以想象,这座规模上仅次于意大利圣保罗大教堂的世界第二大教堂一旦完工,它将会凌驾于世间一切,第一场礼拜仪式定将响彻云霄,还有那可容纳2200人的唱诗席,1500个大人,700个小孩,还有7架管风琴伴奏……我甚至已经等不及,只不过前路漫漫,这一切还都遥不可期。

巴塞罗那市府曾宣布,要在高迪逝辰100年的时候把圣家堂造好。可以预见,所有结构、色彩、线条即将重生。

只是没人知道,完成或者未完成,究竟哪种状态是完美。如同高鹗让《红楼梦》完整,可是留下的争论直到现在都没人能够说清。

高迪携带他的那分理想和执着走了,他给我们留下的是一座未完成的奇闻,没有人知晓这座教堂什么时候完工。这座教堂或许会变成一座永远的教堂,或许它会无尽头的建下去,或许这么才会变成永远,这或许才是高迪原本的最初的心愿。

高迪的离去,他用他的性命证实了崇奉的力气,他用他的有经验去奉告世俗,宗教,是要去荡涤魂灵的罪恶,超脱凡尘,能力升入天国。用一座未完成的奇闻,去记念一个伟大的人——安东尼奥·高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