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indenartwork.com/,卡索拉

43岁时,苏莱曼尼受命组建伊朗革命卫队特种部队——“耶路撒冷旅”(后改名“圣城旅”),他任旅长。

61岁时,苏莱曼尼卸任“圣城旅”旅长之职,由其下属侯赛因·哈马达尼接任。西方媒体称,苏莱曼尼虽然离开了“圣城旅”,但依然是这支部队的主导者。还有西方媒体称,他是伊朗整个革命卫队的影子统帅。

70岁时,苏莱曼尼被伊朗精神领袖哈梅内伊晋升为少将(大家不要以为少将官职不高,这是目前伊朗最高的军衔)。

相反,美国曾经两次与他合作,共同打击敌人,美国媒体曾经对他充满溢美之词。

2001年9·11发生后,美国从当年10月份开始,向其认定的藏身之地阿富汗发起大规模军事打击,伊朗一度与美国和西方各国并肩作战,共同打击。美国《华盛顿邮报》报道,苏莱曼尼曾作为伊朗军事指挥官与美国军事高层来往密切,双方合作愉快。

然而,2002年1月,美国总统小布什将伊朗列为邪恶轴心后,双方终止合作。

2014年,极端组织在伊拉克崛起,最早在地面狙击极端组织的,就是苏莱曼尼指挥的伊拉克什叶派民兵,而美国特种部队则从空中实施打击。美国“今日老兵”网站1月6号曾经配发一张照片,标题是“令人震惊的照片”。照片上,苏莱曼尼与美军士兵在伊拉克并肩作战。

2015年,美国《新闻周刊》刊登了一篇文章,苏莱曼尼被形容为“领导从极端组织手中夺回提克里特的伊朗军事决策者”,这篇报道援引了多名知情人士和分析人士的话,他们称赞苏莱曼尼“机智过人,骁勇善战”,擅长“打不对称和非常规战役”,在夺回提克里特战役中发挥关键作用。

文章还援引了时任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马丁·邓普西的话报道称:“在提克里特狙击极端组织的约3万人中,三分之二是伊朗支持的伊拉克什叶派民兵。”《新闻周刊》对此解读称,马丁·邓普西的言外之意是,如果没有苏莱曼尼的指导和伊朗的支持,想从极端组织手中收复提克里特,几乎是痴心妄想。

美国公共广播公司也在2017年的报道中提到了苏莱曼尼,称他对伊朗支持的什叶派民兵组织“人民动员军”影响巨大。而“人民动员军”在打击极端组织、夺回摩苏尔等战役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人民动员军”把苏莱曼尼形容为一种信仰,看到他,哪怕只身一人上战场,卡索拉也能以一敌千。

然而,苏莱曼尼,一个曾经两次跟美国人合作的人,完全可以称为“战友”了,却被形容成策划杀害美国人的恶魔。2020年1月3日,苏莱曼尼在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国际机场附近遭美军三枚导弹袭击,当场丧生。

美国防部在一份声明中说,总统特朗普下令实施此次针对苏莱曼尼的袭击任务,并称,苏莱曼尼是此前袭击伊拉克和中东地区内的美国外交官和军方人士的幕后主使,他和“圣城旅”造成数百名美国和国际联盟军人死亡,数千人受伤。

曾经的“战友”怎么就一下子成了“恶魔”?美国人并没有拿出确凿的苏莱曼尼杀害美国人的证据。但是美国人依然将他残忍杀害了,苏莱曼尼在伊朗人心目中具有极高的声誉和社会影响力,美国人导演的这场跨国“谋杀案”点燃了伊朗人民的怒火,本来就动荡不安的中东政局将如何演变,让我们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