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indenartwork.com/,卡索拉

第七届广州艺术节·戏剧2017即将在广州大剧院落下帷幕。9月8日~10日,作为本届艺术节压轴大戏,来自意大利、被称为“最辉煌歌剧”的威尔第史诗级歌剧巨作《阿依达》,将为本届艺术节画上圆满的句号。据悉,今年的《阿依达》直追《卡门》票房纪录,并有望超越其成为新一代的广大歌剧票房之最。

昨日下午,《阿依达》的主演、主创现身广州大剧院媒体见面会。众多歌剧界的大咖一致推荐:这是最漂亮的《阿依达》版本。年届70的著名女高音歌唱家直言:“我已经唱了40年歌剧了,唱过所有版本的《阿依达》,相信我!”

《阿依达》讲述了一个发生在埃及的爱情悲剧。最早的故事源自一次埃及的考古行动,在一座陵墓里挖出一对据说是殉情而死的男女遗骨。埃及考古学家芳思华·奥古斯特·费迪南德·马里耶特据此写出了《阿依达》的故事,同时也担任本剧首演时服装与布景的设计。

1872年,《阿依达》首演,时年59岁的威尔第享受了今天摇滚巨星般的待遇——演出结束后,成千上万的观众聚拢在剧院门口不肯离开。有人说,如果把音乐史上最伟大的歌剧作曲家削减到只剩两位,那么就是威尔第和瓦格纳,而在威尔第的歌剧中,为首的就是《阿依达》。

在1876年,日后成为一代歌剧大师的普契尼,徒步13里路到比萨观赏威尔第的《阿依达》并受到极大震撼,决定自己未来也要当一个歌剧作曲家;一代名指挥托斯卡尼尼在十多岁时,以大提琴手的身份,在巴西临危授命上台指挥《阿依达》,由此开始了指挥生涯。

《阿依达》是处于人生巅峰、将近60岁的巨匠威尔第倾其毕生之经验与技术完成的不朽作品。《阿依达》是世界各地最常上演的歌剧之一。其中著名的咏叹调、二重唱、进行曲及舞曲,都是音乐会上最热门的曲目。

在本剧众多的经典片段中,第二幕第二场拉达梅斯凯旋归来时的音乐《荣耀归于埃及》是世人最为熟悉的,这是欧洲举行足球比赛时球迷经常会唱的名曲,后来被改编为管弦乐曲和管乐合奏曲经常单独演出。歌剧中还有许多世界著名的唱段,如拉达梅斯的浪漫曲《圣洁的阿依达》、阿依达与安涅丽丝的二重唱《爱情与烦恼》等。描写祭司的音乐、刻画阿依达的音乐,两股力量在序曲对抗出现,最终又在结尾出现。《阿依达》的结尾,没有如同大多歌剧般轰轰烈烈的喧嚣锣鼓,而是祭司对上天呼诉的祈祷,仿佛是为了男女主角升天而祝福般,而且缠绵的小提琴声愈来愈薄弱,终不可闻。威尔第参透了人间的一切,在他威风凛凛的音乐下,世间的一切苦难得到了升华。

广州大剧院“年度歌剧”项目引领着广州城市的歌剧文化。今年2月,年度歌剧、“广大版”《阿依达》甫一开票,三天内票房就过百万。

这版《阿依达》采用佛朗哥·泽菲雷里导演、2006年12月首演于意大利斯卡拉歌剧院的版本。作为二战后追求奢华风格的写实派导演家的代表,泽菲雷里这位传奇导演在上世纪80年代开始在世界上最著名的歌剧院如大都会歌剧院、斯卡拉歌剧院等打造各类豪华歌剧制作,其合作过的歌唱家包括女高音卡拉斯、男高音多明戈等等。

泽菲雷里的歌剧作品很多根本出不了首演地,因为他的合同里通常写着:制作预算无限制。泽菲雷里的歌剧作品制作总是极尽奢侈和豪华。正是那些弘大而优美,华丽而精致的舞台布景和逼真的道具使得整台歌剧的效果震撼而富有冲击感,吸引观众们跟随着故事的发展而投入,成为歌剧中的一部分。

歌剧《阿依达》便是泽菲雷里式歌剧的典型代表,他华丽的浪漫派风格在《阿依达》的舞台布景和安排中体现得淋漓尽致,埃及神殿的场景仿佛被原样搬上了舞台——而且更精美更绚丽,灯光和道具营造出金碧辉煌的大殿、幽深茂密的小树林还有冰冷可怖的棺木,可谓是一场不折不扣的视觉盛宴。

此番《阿依达》来到广州,19个集装箱的布景、道具、服装,按比例复原狮身人面像、尼罗河、庄严的古埃及神庙,以期通过视觉带领观众领略古埃及文明的博大与深邃。据悉,整个装台工作,共需要46名工人整整4天日夜不停地赶工才能完成。其中,巨型的埃及神庙墙长20米,宽5米,高11米,需要在吊装机的帮助下,数十名工人一起合作才能推动。而整个制作有超过300套服装,加上配饰、假发和鞋子等超过1000多件,许多演员有多套衣服,有部分快速换装要在三分钟内完成。据统计,《阿依达》演出仅舞台部分的工作就动用了工作人员包括装台、技术、服化等超过150人。

发布会现场,复排导演尼古拉·佐齐表示:“排练顺利,我也很满意。最满意的是中国的群演,非常的棒。我们在广州找了80多个群演,30多个舞蹈演员,他们能非常快速地领会意大利的文化,并且能给出高水平的表演。”

谈到此次的难点,佐齐表示:“最难的是凯旋那一段,广州大剧院的舞台比斯卡拉歌剧院的舞台小,所以台上的舞蹈和演员的人数会相对要少一些。但我们也已经协调得很好。”

指挥多纳托·兰采蒂是世界最著名的意大利指挥家之一。他表示:“这是我第二次来中国。广州大剧院严谨的工作和态度让我很感动。意大利是一个文化古国,中国是更古老的一个文化古国。很高兴把艺术带到另一个文化古国来。我在全世界指挥过93部歌剧。这一版《阿依达》,是最好的版本,有最好的演员,还有严谨的组织方。”

兰采蒂表示,“指挥一部歌剧前,我会先学习,让歌剧感动自己,然后再训练乐团,让他们感动观众。《阿依达》最令我感动的是:威尔第没有去过埃及,但写出来的弦乐和声却好像他很熟悉埃及。”他还表示:“交响乐比较稳定,歌剧的演奏情感性很强。卡索拉我训练的是乐团的灵活性和情感性。此次和深圳交响乐团合作,相信我们可以做到精神上的交流和情感上的碰撞。”

9月8日、10日场饰演拉达梅斯的沃尔特·弗拉卡罗饰演过多个版本的《阿依达》:“2006斯卡拉版本原版中,我也是唱这个角色的。这一版的《阿依达》最漂亮。”

9月9日场饰演拉达梅斯的皮耶罗·朱利亚奇曾在广州大剧院的年度歌剧《托斯卡》及《图兰朵》中两度饰演男主角,声线极像帕瓦罗蒂。他表示:“很高兴又回到这么美丽的剧院。我对广州大剧院印象一直很好。泽菲雷里导演是这个行业最著名的歌剧导演,每一个歌剧的最漂亮版本的导演也都是他。我特别喜欢中国的观众,中国观众对歌剧艺术特别有激情,特别的兴奋。”

两位阿依达:护嗓秘诀是“少说线日场阿依达的饰演者奇拉·伯罗斯从2002年开始就成为匈牙利国家歌剧院的独唱音乐家,2016年,由于在歌剧领域方面的成就,她获得了匈牙利功勋骑士十字勋章。谈到护嗓秘诀,她表示:“睡得好,吃得好,少说话,节省声音。冰水、热水都不可以喝,喝很多很多常温的水。”

9月9日场阿依达的饰演者拉斐拉·安吉丽缇曾先后两次在维也纳国家歌剧院出演《蝴蝶夫人》。她表示:“我曾在北京唱过歌剧。很喜欢中国的观众,他们非常热情,很享受。希望在台上演出时,和激情的观众有能量的交流。保护嗓子,我的秘诀是不能吹空调,所以始终要戴着披巾。《蝴蝶夫人》中,女主角唱的时间更长,所以女主角需要有这个技能,知道哪个点需要特别给高声音。平时真的要少说话。”

剧中,埃及公主安涅丽丝的饰演者乔凡娜·卡索拉是意大利著名女高音歌唱家,几乎唱遍了经典歌剧的女主角,其中出演“图兰朵公主”超过500场,被誉为20世纪最成功的“图兰朵”以及“图兰朵最杰出诠释者”。现已逾70高龄的卡索拉表示:“非常高兴中国有这样的剧院做这样最著名的制作。剧院的音响很好,张嘴不用麦克风。”

“这部制作应该让所有的人都来看。这个版本是导演专门为斯卡拉剧院制作的。看了之后就觉得自己是到了埃及,制作精良。导演只做过4版《阿依达》,我唱过这4版,但这一版是最漂亮的。除了制作,还有指挥大师,歌手唱得非常舒心放心。从意大利来的合唱团,水平很高。”

“我唱了40年的歌剧,相信我,这是最漂亮的一版《阿依达》。我唱过很多次埃及公主,我的性格非常强势,我很适合唱埃及公主,以及出演《图兰朵》《托斯卡》。我的性格是无法演唱《蝴蝶夫人》的,很多次别人邀我唱《蝴蝶夫人》都被我拒绝了,如果去演,我一定不会自杀,我会杀了美国丈夫和那个女人。”

此次前来的西西里岛合唱团,所有的成员都是西西里岛的歌唱家。合唱团指挥弗朗西斯科·柯斯达表示:“现在的意大利的歌剧院都在一个个关门、破产,中国却在做最厉害的歌剧。特别感谢组织方和大剧院,这样的卡斯,在意大利已经好多年没有见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