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好是周日,瓦伦西亚除了旅游热门区之外,很多店铺都休息。当地的教授朋友发出邀请,说他们家要举行聚会,如果我们不介意的话,可以参加。正好无事可做,当然愿意前往。

教授在郊外有个别墅。瓦伦西亚距离市区不到30公里左右,开车去很方便。一下车就被眼前的景色惊呆。四面环山。山上有古城堡遗迹,残破而自豪地屹立峰顶。别墅的主人介绍说,那座山有条登山道,可以登顶,远眺瓦伦西亚,天气好的时候,还可以看到大海。而她家院子外面就是一条古渠遗迹,真是住到了遗迹堆里了。大大的院子外面除了绿草还是绿草,院子里面到处是女主人精心种下的花草,还有一块儿带自动浇水系统的菜田,几棵叶子菜,绿绿地讲述着春天的故事。门前两棵大胡椒树撑开天然巨伞,形成一片阴凉,树上硕果累累,红色的胡椒,淡绿的叶子,彷佛唱着春之歌。树下摆着桌椅,无造作地,很野营的那种。三五成群的教授朋友们聚集在那里,边喝着自调的鸡尾酒,边把自带的各种食物摆在桌子上,还不时地吃上几口。她们说那是前菜。除了生牛肉,咸鱼之外,毫无贵重的食物,甚至很多墨西哥他口思(音译),土豆片儿,外加几盒胡萝卜条儿,自然而随意。

主菜也非山珍海味儿,是用西班牙大铁锅制作的当地料理。主料是鸡肉块儿,配上蘑菇,面饼等,有点儿像东北老家的小鸡儿炖蘑菇烩饼。

不同的是在院子里点火,真正的野炊。面饼虽然是买来的,但是要几乎所有的人都参与,把大饼撕成适合入口的小块儿。这个过程,人们仍然是聊天,喝酒,很是惬意。饼撕完之后,旁边的大锅上已经放油,也烧的差不多了,把鸡肉块儿豪放地到进锅里,然后翻炒到差不多熟,放水和调料等,煮沸后,再把撕碎的大饼放入锅中继续煮,直到饼的口感刚好,再把一种混合着肝脏粉末,大蒜沫儿,大杏仁儿碎片的酱放入,搅拌好后出锅。热腾腾的分成两大盘儿上桌,

此时午餐才正式开始。前菜以啤酒,鸡尾酒为主,主菜上了桌子,就该红酒登场了,都是大家带来的,喝多少算多少,也不用担心给主人添麻烦。西班牙式大锅烩饼味道很好吃,很快被几乎扫空。然后热情的女主人端出两大盘儿自烤的大蛋糕,胡萝卜口味的那个堪称绝品。

点心必配以茶和咖啡,接下来的自然是胡侃,海阔天空,笑声不断。她们聊得尽兴,即使听不懂也会被感染。偶尔他们考虑到客人,才会转换成英语,女主人也会很得体的适当翻译几句,让客人不至于感受到冷落。

感慨的是,瓦伦西亚人宴请先是要自己高兴,再和宾客同乐。和亚洲人的请客习惯相比,多了天性和随意,少了很多客套。席间,随同大人们以起来的孩子们在院子里挖地刨土,打球。玩儿得是不亦乐乎,突然一个女孩子,满手漆黑地跑过来。原来她是把绘画的颜料,全部涂满了手臂。妈妈笑着抱起,满桌子的大人开始打趣儿小孩子的调皮和淘气,没有一句话会让孩子感到有负罪感。这也许才是与人为善教育的起点。人们不在乎面子,只教育孩子要快乐,要和善。如果同样的场面,出现在亚洲人家里会怎样呢?女主人可能会很尴尬,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lindenartwork.com/,瓦伦西亚也许有的家长出于爱面子,还会生气地训斥几句。其实对方还是个孩子,何至于要求她或者他为了保住大人的面子而失去童年应有的快乐呢?

午餐过后,大家一起简单收拾完毕,女主人已经穿好服装,准备去山路踏青了。告别了热情的人们,感觉没有做客的紧张与劳累。不用刻意奉承,不用讨好谁谁,自得其乐,这样的聚会才是惬意的,也是符合人之本性的。每到欧州,总是感慨人家是为自己活着,而亚洲人更多的时候是为他人活着!

回到住处,天色尚早,于是踩着夕阳,散布于老城区。也许是周日的缘故,街道没有了喧嚣,但是天光正好,浓墨般湛蓝深邃的天空下,华灯初上。古教堂,老建筑,还有古树的柔曼枝条,展现出神秘的风貌,这时你会发现,夜晚的瓦伦西亚老城,更添风韵!